像所有以梦为马的少年一样,我要努力活的丰盛。

 十几分钟,就好像慢慢被冰凉拥抱。
   终于要颤抖了吗?
    我跳进了这个夜里,慢慢的,开始麻木。感觉到鞋子被什么东西包裹,于是我跺了跺脚,就溅了一身的泥水。这个城池原来是这么的肮脏。
   还好有雾,四周都是模糊的,最后路灯也迷失在这雾里。于是我就觉得,这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生物了。
    渐行渐深,一座大楼浮现在我眼前,霓虹灯一闪一闪的亮,就像昨晚梦里出现过的冰蓝色的流星,可是不是一个,是一群,雨。但是我转了个身,一切又都不见了。
   仿佛是一条小路,尽头是一座桥,桥上有点点的星光,不真切的荧光。
    我总觉得我和桥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,这不仅仅是我早上去吃过那的早餐。于是我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。
   可是我还是没有触到一丁点的光。就像小路是没有尽头的,就像我看到的都是不真实。于是我在中途停下,转过头,看不到脚印,就像我从来没有走过。
   可是裤子湿了,越来越湿,可以拧出水来。
   我停在一个红色的大门前,使劲的敲,一下一下。可是除了回声就是我的心跳。
    大概这个世界把我遗忘了吧。还是,我把他弄丢了。
   但是门还是开了,吱拗一下就开了,可是回声很长。
   我踏进去,看到一个楼梯,很高很高,我掂起脚才勉强够到,于是我就开始向上爬。
   可是很滑,很凉。全身终于湿透的时候,我喘了一大口气,还是跳了下去。后来就看到这个世界的褶皱,又慢慢被大把大把的棉花团盖住。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   我想起早上的时候,天亮了,又像没亮。很冷很冷。地面上慢慢有水漫开,慢慢就漫上了天空。像是有雾,又不像雾。昏天暗地的,最后什么都看不到了。就像原来什么都没有一样。
   我开始慢慢地走,很小心的走。慢慢的感觉有点吃力,慢慢的。终于走不动,就像是凝固了。
   我听到有个古老的声音说,他来了。
   终于要来了吗。
   后来我就开始颤抖,这座城池开始颤抖,这个世界也终于开始颤抖。
   就像镜子落地的声音,这个世界也落在了地上,一地碎片,没有回声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陆松先生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