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所有以梦为马的少年一样,我要努力活的丰盛。

离开;

要习惯任何人的忽冷忽热,

也要看淡任何人的渐行渐远。

孤独无助,

寂寞难耐的时候;

岁月神偷;

彷徨吗?!

无奈吗?!

驻足不前吗?!

走在一年一个下雨天。

留守老人与孙。

© 陆松先生丶 | Powered by LOFTER